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产品 >

宁德公安文联会员文学作品展之韦廷信

发布时间:19-09-28 阅读:829

韦廷信,1990年诞生,现供职于宁德市公安局鼓吹处,鲁迅文学院第21期少数夷易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作品散见于《天下日报》《福建文学》《厦门文学》,曾获菲律宾·玛宁宁诗歌大年夜赛中文组提名奖。

《皇帝脚下》

(外四首)

正午起床慌忙

踩逝世一只蚂蚁

银杏树说它要把我告上法庭

它并不知道我内部有人

大年夜半片庄园是我祖辈留下的

目下的秋

何尝不是我放出去的佃户

雪就要下了

看我不多收你一成租

《南方的冬》

昨天电话里,老家的同伙说

南方第四次入冬宣告掉败

这样也好

南方的湿冷太毒

经常背后一刀

一刀致命哇

父母都是老实人

一入冬

眼睛便轻易犯病

无意偶尔客人拿来假币也分不清

《晚熟》

两排青峰让白云更白

远山更远

枫叶夹着缅怀

簌簌着落

我回得迟了又迟

让他们都老去先

包括气象

都体现得极不成熟

让人捉摸不定

山里的姑娘

和柏洋的葡萄一样晚熟

倚着旧柱子

躲在新屯子子逝世后

破败的老屋子拆掉落重修

并弗成惜

无法克制

无意偶尔候心情的忽然崩塌

《等你》

你终于舍得把蒲月的下昼邮给我

趁冬未至

别误了花期

一次月下吟诵的样子

舟横两岸

挡不住缅怀

那些平凡的日子

有你的声音

像风吹过芦苇

我在一条江里读你

未写下的事

在焦急的下流

一个要注入大年夜海的地方

等你,像深秋掉落落的夜色

速率很快

《同龄人》

他们讶异于我的童年

比如秧苗入泥

闲钓蛙鸣

老蛇走开,孤独走开

村子口很老的井

可以煮浓浓的高山茶

背去北方

簌簌着落的

是秋,在一只鞋子里

碰见乡音

全部村子庄过继给孤独

在有风的晚上

吐些微词

照样烟囱,照样柴火

无论若何

年三十晚上是必然要回的

树梢上挂一溜乡愁

花都开好了



上一篇:开国大典上只有他没投毛主席的票 后叛变被判死
下一篇:◤亚洲杯射箭赛◢反曲弓队失金 只获1银2铜